当前位置:首页 > 区块链资讯 > 区块链人物

节点名人堂之丹华资本总经理丁若宇

8月3日20:30,“三点钟节点财经VIP群”「节点名人堂」第18期正式开讲!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丁若宇与节点财经发起人崔大宝一起带你发掘区块链项目中的优质标的。


对话时间:8月3日(周五)20:30(北京时间)

微信社群:三点钟节点财经VIP群

对话嘉宾:

丁若宇: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毕业于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在丹华资本主导/联合主导了超过40个投资案例,包括FCoin,Ontology, NEO, Telegram, HashGraph, BaseCoin, StrongSalt, Perlin, SpaceMesh,Mainframe等区块链公司的投资,Cohesity, Optimizely, BranchMetrics, HeadSpin等硅谷独角兽的股权投资。同时也是Flexport,IPFS/Protocol Labs, Brave Software(BAT)的早期个人投资人。

丹华资本Danhua Capital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新成立的风险投资基金,专注于投资美国最具颠覆性和影响力的科技成果和商业创新。关注的投资领域涵盖人工智能、虚拟/增强现实、大数据、区块链、企业级应用等具有颠覆性的新兴技术。投资阶段主要为早期以及成长期。

崔大宝:连续创业者、早期跟随拉手网创始人吴波创办拉手网;“BP+”创始人、节点财经发起人。《蛮子学堂》固定讲师、西北工业大学创客讲师等;获得老鹰基金、薛蛮子、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引力波资本、中国政法大学校友会旗下法大创投、相对论资本、倍链资本等机构联合投资等联合投资。业内被称之为“搞定大佬专业户”个人曾投资“奇才朱潘”创办的4931明星项目。


 

 


 

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丁若宇

以下为对话原文整理:

崔大宝:今天这位嘉宾是投资圈大拿,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高材生,主导了FCoin、NEO、Telegram等一系列耳熟能详的项目投资。

 

丁若宇:谢谢崔老板介绍,我得好好准备,给大家分享些干货

崔大宝:第一个问题,您在早期就开始接触区块链技术,后期又主导了数十个区块链项目的投资,您个人对区块链技术及应用理解是不是也有慢慢转变的过程?期间有哪些对您影响较大的人物或者项目?

丁若宇:是的,这要追溯到好多年前了,待我娓娓道来。我最早接触区块链概念是在2011年,当时斯坦福大学的一些计算机系极客好朋友是早期比特币的矿工。那时候还没有成熟的数字资产交易所,但从年初btc交易价格1美元很快高歌猛进到了后来超过10美元,很多小伙伴看到短期内已经涨了10倍就很快卖了。

当时就觉得开源软件中的symbolic system能够变成 p2p electronic cash system是很神奇的事情,在闲暇时间从各种渠道对Bitcoin和背后的技术思想做了初步学习。

到真正开始系统性研究区块链是2013年。斯坦福大学过去30年从未错过关键科技浪潮。从早年的惠普,到通讯时代的思科,到互联网时代的谷歌雅虎,云计算的VMware,移动互联网的SnapChat / Instagram,都可以看到斯坦福大学校友在创始团队中的身影。往往这些涛头弄潮的公司始于斯坦福计算机实验室中的技术突破创造价值以解决该时代迫在眉睫的需求。

而在后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发现斯坦福大学走出来了IPFS, Stellar和Lightning Network。围绕着斯坦福大学计算机实验室Stanford Secure Computer Systems Group, Applied Cryptography Group, Distributed Systems Group等的团队再一次推出一系列有意思的研究成果。

也正是在2013年中旬,我加入了张首晟教授主导的丹华资本创始团队,开始系统性地布局美国区块链领域的投资,并梳理 “in math we trust”的trustless computing web3.0投资理念。

2014年我早期投资了从Stanford走出来的一些早期区块链公司,包括decentralized file system的IPFS/Protocol Labs, 还有当时Stanford Bitcoin Club founding president做的Blockchain identity verification公司。

当时整个硅谷还沉浸在web2.0的高速成长中,包括dropbox的t恤衫可以说全斯坦福和旧金山大街上都能看到,但对decentralized的基础设施可以说并没有很强的awareness。When dropbox works very well, why would you need to decentralize it?

和这些在行业热度起来之前就有信仰得进入区块链行业的 technical创始人包括一些 ethereum core developer 深入交流,切磋为什么smart contract, decentralized infrastructure, data privacy & ownership等等话题,对后面形成系统性的区块链投资理论有很大助力,因为他们对于区块链技术的追求和信仰很纯粹。

崔大宝:你那时候穿什么

丁若宇:那时候这些帽衫也穿过,包括IPFS哈,不过最popular的是dropbox,那年正好dropbox和box在竞争激烈。

2015-2016年可以说是区块链行业的第一个转折点。

以太坊的ico 和智能合约概念的系统化使得在distributed ledger上面做更多元化的可编程交互变成可能。同期erc20 token standard面世,形成从古典互联网股权投资到区块链token投资的转化,解放了新的token经济商业模式。

彼时(2015年或以前)有区块链概念但找不到revenue driven业务模式的区块链公司,一下子在新的token model中如鱼得水。在这个窗口期,我有幸结识了一批最早对crypto token有深入思考的先行者们,包括numerai的Richard Craib,PolyChain Capital的Olaf Carlson Wee还有pantera的Joey Krug。

当时Olaf刚刚从Coinbase离职,思考未来的career path,在做一个基于numerai的股市AI hedge fund 和做一个纯粹crypto token fund两者抉择,我们一起讨论token投资的未来两年的alpha/beta投资回报可能性,后来我也早期投资了PolyChain Capital,在短短2年快速成长为最大的区块链数字资产基金之一。

自从2016年erc20开始普及,我们系统性地围绕通证投资,包括投资最早的基于以太坊 erc20 标准优秀案例brave software。很多早期进入区块链市场的小伙伴都做出了成绩。

2016年我们也开拓了北京办公室,和中国区块链行业的领军人物深入合作,包括后来投资了达鸿飞、李俊创办的NEO, Ontology,前火币CTO张健创办的FCoin。

亚洲在交易所,区块链基金,用户量上都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而且有达叔这样一直从区块链行业最早期就深耕在一线的世界级领袖。通过和中国区块链领军人物的深入合作,看到了中国在区块链时代国际范围弯道超车的历史性机遇。

崔大宝:第二个问题,近几年创投圈陆续火过不少风口,比如人工智能、AR、VR、区块链等,丹华资本参与了哪些方向的投资呢?对于这些风口的投资策略是怎样的?

丁若宇:丹华资本起始于股权投资的古典互联网,在人工智能、大数据、企业服务、移动互联网等领域在全球范围都有布局。

在投资理念上,我们尊崇“it from bit”,即用算法和软件bit指导物理世界it的高效分配和信息密度的提升,如Uber, Airbnb,演变到区块链时代是”internet from crypto”。it = 物理世界的“它”,bit = 0和1二进制世界的“它”,“internet from crypto” 可以说是区块链指导重塑互联网

同时我们也注重投资有核心技术突破的基础设施公司,包括投资了很多来自硅谷的头部企业,如超收敛存储公司Cohesity, 移动互联监控测试公司Headspin,A/B testing领域的Optimizely等。

整体上来看,丹华在传统创投领域,专注投资软件、算法、数据、底层技术创新,投资最优秀的创始团队,这种系统性得价值投资思路也为投资去中心化互联网区块链奠定了扎实的理论基础。R,VR领域也有布局,比如我种子轮投资了现在最好的AAA 虚拟现实游戏公司之一的survios。最近刚和网易做了中国合资公司,应该vr游戏很快面世啦。


 


所以现在我们非常专注区块链投资,但是传统的股权投资还是会兼顾。

崔大宝:第三个问题,有媒体报道,丹华资本已经投资了超50个区块链项目,涵盖公链、交易所、应用型平台等,这其中的投资偏好与布局逻辑在哪?如何发现FCoin、Telegram这些优质标的的?

丁若宇:嗯嗯,更细致的分享一些投资逻辑。

丹华资本从2014年就开始布局区块链领域,过去多年看了数千家区块链企业。在布局逻辑上面,我们也关注投资具体赛道的时机。

我们常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在一个大的新计算浪潮开启的时候,需要先投资基础设施,逐渐过渡到上层协议和应用。在2014年到2017年,区块链领域最重要的黄金机会是底层赛道,包括公链、扩容方案、去中心化协议、加密与安全技术等。

公链投资 -

丹华资本从成立起便开始在底层公链领域布局研究,投资了一批第一代公链系统,也与ethereum core共同推动行业进步。共识机制经历了数十版迭代,最终化归到现在主流的PoW, PoS, BFT, DAG等一些机制和创新变体上。

在这里,我相信共识和公链分层级梯度,打个比喻如同狭义货币到广义货币的M1, M2, M3层。

最底层的基础设施M1等价层需要最robust且安全,比如我们看好Proof of Work(工作量证明)和Proof of Space Time(时空证明),因为这类共识基于客观的物理资源(算力,时空),通过一些加密哈希算法,可以充分验证矿工的贡献并客观的反馈,即便是完全陌生的节点也可以充分建立信任。这类base layer基准层的链往往是energy wasteful冗余损耗能源的,但是得到了充分的熵减共识和冗余安全性,以达到平稳的地基,以实现“X本位”。

而PoS等权益型共识分支需要在scalability trilemma(拓展性不可能三角)上进行新的取舍,包括可能产生的复杂side channel attack或offchain attack会对安全性造成挑战,与公链治理机制设计理念紧密相关,可以在相对上层的如M2, M3的广义共识位置针对某些行业的具体需求量身定制,甚至是高度垂直化的公链,使通证与其对应落地产业的经济体和共识机制紧密挂钩,而在任何需要“X本位”的广泛基础共识基准也间接锚定M1类型的公链,形成M2长在M1地基上的图谱。

我们在M1位做了PoST创新共识布局如Chia, SpaceMesh,M2位做了如Ontology, Zilliqa, Telegram的投资。

scalability 扩容 ----

正因现在M1层公链的扩容性压力,产生了为解决该需求的scalability解决方案。

第一种类型如sharding分片技术或layer 2二层扩容,是基于已有主链数据结构的,这里面我们早期做了布局,如layer 2二层扩容领域的Celer, Liquidity Network, Sharding分片技术领域的Zilliqa, QuarkChain等,其中layer2二层扩容的state channel状态通道和offchain verifiable compute scaling链下可信计算(如TrueBit)很值得期待,网络共识扩散从broadcast广播转变到unicast单发, 如同链下版TCP-IP协议。

第二种类型是另起炉灶,创新数据结构, 如基于DAG, Braided PoW, HashGraph等。

创新型主链数据结构需要更多底层技术突破和系统性验证,这里面我们也做了一些早期布局和尝试,包括在一些垂直场景使用DAG如去中心化通讯公链Top Network,基于Avalanche DAG consensus的Perlin Network, 基于DAG的账户支付协议系统等,也关注有潜力成为完整智能合约与DAG结合的平台型协议,像以色列的Phantom protocol,和进一步基于virtual voting"虚拟投票协议"拓展的HashGraph等。

其中,如何为已经经过时间验证robust的PoW工作量证明类型公链做链下和横向拓展是很有意思的话题,包括layer 2二层扩容方案和braiding multi-pow,里面有一些最新的加密算法和数据结构,可以解决一些单主链链上不能容纳的问题。

隐私、加密和安全技术-----

在很多区块链多方协作场景,需要multi-party trust的时候都需要cryptographic proof加密算法进行隐私保护下的信任计算验证。安全和隐私性是区块链价值互联的刚需。

在安全领域,我们布局了形式化验证公司certik, 来自哥伦比亚大学,以及领先漏洞网络安全协作平台白帽汇,集白帽之大成而作区块链安全白皮书并建立去中心化网络安全和漏洞补丁挖矿协作平台。

在加密算法技术领域,我们关注零知识证明zk-snark, zk-stark如starkware, 以及最新的演进版更加空间高效的零知识证明bulletproof算法衍生的创业机会。

关注同态加密和部分同态加密的技术应用,如numerai。关注多方计算secure multi party computation,包括清华大学姚教授的研究与应用。关注与投资布局围绕公链场景密钥相关技术如转钥技术公司nucypher, 和公链上的加密数据容器private data container公司Keep Network。

关注有部分中心化节点高效的TEE(trusted execution environment)如布局投资现阶段基于Intel SGX生态的Oasis Labs, MobileCoin, Ankr。通过这些基础加密技术的投资、孵化与应用场景落地,结合中心化与去中心化安全和隐私技术,为区块链过渡期打下坚实的底层技术基础。

再来就是data center类去中心化网络协议投资--------

在传统的企业级服务data center投资领域,丹华投资了如Cohesity(存储超融合), Barefoot Networks(软件定义网络)等重新定义数据中心的硅谷企业。在区块链的时代,data center数据中心需要被去中心化decentralize, 变成decentralized storage, networking和computation。

这里面会孕育大量的机会。其中丹华资本重点投资布局了tokenization of decentralized networking infrastructure去中心化通讯协议通证化这个赛道。我认为传统互联网OSI(Open Source Interconnection)通讯协议中的多层都有在区块链时代重新定义的机会,如network layer, transport layer,因为去中心化网络的数据传播拓扑形态产生了变化进而映射到底层的新需求。

如Google for private information network的StrongSalt, 基于searchable encryption可以做到搜索加密存储,并进一步用UDP和区块链改良原来TCP-IP handshake protocol中的往返延时,相关技术已经被Google QUIC protocol在Google Chrome产品中验证可行性。

又如洋葱协议的Orchid Protocol, decentralized CDN领域的Theta Network,围绕network monitoring的Path Network,private messaging的Mainframe,包含VoIP, messaging, proxy, streaming的大规模通讯业务公链Top Network。

这些底层的去中心化通讯协议有助于引导中心化互联网产品商业架构向去中心化fat protocol的底层价值创造过渡。我们也关注到,新一代的去中心化计算资源网络也在开始崛起,如decentralized computing resource network Perlin Network,就是最先结合avalanche DAG雪崩共识机制和memory hard cryptographic proof的公链, 第一个杀手级应用做airbnb for computing resources。

在2017年到2018年,我们也看到了区块链应用领域很好的机会,包括数字货币钱包,新一代交易所,以及系统性币改项目。我们也参与了一些早期应用投资的尝试,包括金融、游戏、社交、数据市场。

数据市场。我认为decentralized data marketplace广义去中心化数据价值交易市场是区块链的杀手级应用之一。

区块链实现了数据价值的赋权、确权,加密技术使得高价值高隐私需求数据可以安全协作,解放了新的数据生产资料,创造了建立在为多方数据源拥有者公平分配经济激励的生产关系。

这里的数据可以是个人数据、企业数据、市场数据、知识产权属性数据等等。如在分布式对冲基金领域的numerai, 共享对交易决策有高价值的数据,用交易模型竞赛获胜者算法做投资决策分成;信用评级领域的points foundation,可以基于传统的信用评级数据或创新的电商或区块链数据做分布式评级;基因科技领域如何去构建中心化版本的23andMe, 建立在大规模基因数据协作基础上的对疑难病症的重点数据积累和攻克。去中心化的地图创建,如无人驾驶汽车地图,如何能够用crowdsource的力量,把很多edge cases的数据收集起来,使无人驾驶更加安全。

我们可以看到,区块链时代实现了数据的分布式协作,在很多场景下,原数据存储在数据拥有者的电子设备上,而通过零知识证明、secure multi party computation、同态加密等方式,在透露最少信息的安全基础上实现计算模型的验证,从而创造全新的去中心化应用场景。

在这类应用中,token经济激励结合如mutual entropy的数据价值定价激励算法,可以引导数据拼图中更早做出更大贡献的用户收到更多的token reward, 而不是贡献重复数据的用户,从而激励广大用户快速加入到数据拼图中。

应用方向2 :金融领域会出现一些crypto原生应用 ----

服务于区块链领域已有持币用户,创造一个去中介化的区块链华尔街。如在交易所环节,FCoin通过挖矿发行,币改委员会、社区化上币机制、社区化风险投资母基金运营、社区化保险机制FInsur等创新,让广大区块链用户看到了当年比特币初期的decentralize社区导向的过程,btc2.0。

在lending借贷领域,Libra Credit实现了 “local demand, global supply”,通过区块链链接全球的lending需求与供给价值交易。在信用评级领域,Points Foundation通过decentralized data marketplace实现了分布式的信用源整合,为各类分布式金融服务提供了信用基础。在money market领域,compound finance实现了erc20上面数字资产的资金市场,建立区块链华尔街的”interest rate”,为各类资产的长期持有确立了持有利率价值。再比如0x, Kyber, Republic protocol等等,这些价值交易协议会把金融科技进一步带到寻常百姓家,带到每个用户的数字资产钱包,让所有数字资产用户都可以享有原来只有高净值资产客户才能享有的福利,普惠金融。

应用方向3: 游戏、社交领域为区块链带来新用户。

我们期待捕捉第一个在区块链领域达到日活千万级别的原生应用。比如这里面我们投资了基于LIVE.ME 猎豹生态的社交/内容公链 contentos,与全球网络KOL一起把token带入直播、游戏、竞答、内容分发等经典使用场景,为区块链领域带入数百万新用户。投资Telegram, 本身是月活超过2亿的messaging高频平台,拥有成为dapp store的潜力,也可以让token跑在整个生态社交、游戏、分发应用场景中。

关于如何发现项目。丹华长期布局区块链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了口碑,也建立了超过50个区块链领域的投资组合。

崔大宝:第四个问题,您曾公开指出下一代公链的主题是兼容性和垮链,如何理解这句话?如何解决这两个问题?

丁若宇:嗯嗯,我来打比喻。

在多公链、联盟链、侧链汇聚的今天,跨链协议和跨链型公链成为了一个新的刚需。在互联网时代有思科Cisco Network, 思科的愿景是“We network networks”(我们联网网络),那么谁会成为多链的跨链枢纽?

这里面我们早期布局了专注解决实体经济业务的本体网络,将复杂的行业应用在跨链的基础上实现拓展性和分布式信任生态,即可链接公链、侧链和联盟链,也可紧密结合传统数据源,用chain network架构和vBFT实现高性能和分布式处理。

如去中心化的身份信息decentralized identity,在跨链的基础上,数据源可能来自传统数据库或各个行业垂直或水平公链、联盟链,结合起来形成global d-ID,仿佛区块链时代的Facebook Connect。

如果每条链是公路或局域路,那么跨链和兼容性就是联通条条大路通罗马的桥梁,有了跨链,才有了区块链经济与实体经济桥接的完整性。在跨链领域,包括资产扩链和状态数据跨链,通过cryptographic proof加密验证下进行跨链互相交换转移。

比如主链做主账本,负责整体清算,而侧链专注具体垂直应用场景的拓展性,细分主链的功能和性能。再比如双主链的资产atomic swap原子交换,跨链资产技术也可以进一步支持dex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应用。

有了跨链兼容性,便可以从单主链生态进化到链网的多元化生态,让不同的定制链服务于不同的实体应用场景。

在水平扩容上,跨计算分片子链的智能合约是一个正在产业化的领域,而跨存储分片交互,是一个比较前沿的研究课题,需要进一步突破。

跨链需要解决交易验证(如公证人验证)和finality最终性、进程管理(如哈希时间锁)、资产管理(如托管)、多链协议适配(如cosmos, polkadot公司)、跨链智能合约、与二层扩容协议链下轨道联通等重要课题。

崔大宝:第五个问题,现在虽然是熊市,但是创业者对团队建设、技术架构、应用落地等方面的理解更深入了,作为投资人是不是要根据形式调整策略和打法?如何做呢?

丁若宇:其实投资人更希望看到相对理性的市场和估值,熊市是试金石。熊市也是创业团队和投资人深耕的时候,打磨基本功,把产品、技术、社区做好,待牛市到来再进一步拥抱资本市场。

丹华非常重视投后管理和深度孵化。投资只是我们和创业者关系的起点之一,而之后一起深入合作,为项目落地和赋能服务才是我们作为价值投资机构很特殊的地方。我们会从技术、社区、上下游生态、战略合作等方面全面助力投资组合的长期发展。

同时我们也有EIR program, 从起点深度孵化符合投资论点和技术方向的团队,不断为行业输送优质项目。

崔大宝:第六个问题,您的同事Dovey Wan指出熊市和二级市场的波动本质是共识的流失,如何看待这种共识的流失?

丁若宇:我认为,二级市场的流动性和波动是表象,但本质是真实价值创造、短期价格震荡、短期套利和社区共识的错位产生的流失。

区块链之所以有巨大的社会价值和发展前景,是因为区块链创造了机器信任,形成全球范围的新共识经济,共识的本身就是有价值的,通过共赢产生了更高效合理的生产关系,从而解放生产力。

然而,因为现在处于行业发展初期,很多监管、行业规范、安全性等机制还没有完善,使得在长期价值创造中出现诸多短期套利行为,这对于消耗用于产生长期共识基本面价值的资源是有影响的。

丹华希望做长期投资机构,专注为企业家赋能创造基本面价值,因为我们相信长期价格是围绕价值浮动。用正能量为社区创造共识的价值基础。


 


崔大宝:第七个问题,现在古典投资似乎进入了一个寒潮期,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开始进入共享、新零售、区块链布局。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丁若宇:我看到的是web2.0和web3.0的一个交界点。我们看到过去一周,主流web2.0美股facebook, twitter 跌幅超过20%。

也看到中心化互联网平台里的重大数据隐私问题,包括facebook的美国政府听证会。其实中心化平台的数据安全、隐私、数据售卖权问题早在数年前就已经种下种子,而现在正是区块链蓬勃发展迎头赶上的爆发期。

但这并不意味着区块链适用于所有领域,或者未来只有区块链适合传统TMT风投。

在长期,我们依旧看好如大数据、人工智能的生产力突破,如AR增强现实的信息密度突破,如基因技术的生物领域it from bit的应用。

崔大宝:第八个问题,那您觉得接下来会是个什么趋势?

丁若宇:第一、我认为接下里的一年专业机构入场是关键。解决托管、ETF、更多法币入口、监管标准化、行业安全解决方案等突破可能会让新一批优秀的机构投资者冒出来,包括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这些专业投资人会更多围绕项目的基础价值进行判断,引导良币驱逐劣币,带来新的资金入场和下一个牛市。

第二、一些基础的技术创新产业化如共识加密算法突破,扩容、隐私、安全技术突破也会为市场带来新的亮点。

第三、币改会带来更多的传统互联网资源、用户量和使用场景区块链化,伴随着更多易用工具型产品面世,让区块链在未来两年突破数千万活跃用户量级。

但是这些利好都需要时间孕育,在未来几个月,如果这些关键利好不能及时释放,而套利思维继续笼罩市场,那么我们可能会有一段时间过冬期。

在这段时间,是优秀项目练基本功,在核心基本面突破上的深耕时间机会,能够活下来站住脚的会在下一波牛市中崭露头角。

崔大宝:第九个问题,您如何看待通证经济?

丁若宇:区块链通证,打破了传统股权的组织管理局限,是基于可编程社会契约生态上下游共赢的全社会价值载体。

我认为通证经济在2030年会成为世界经济中最重要的组成成分之一,通过通证和智能合约,实体经济资产的确权和交易成本能够大幅下降,并且做到国际化。

虽然现在行业尚处在早期,通证经济中的很多环节没有标准化,但相信未来3-5年,从投资架构到token utility的定义等关键环节会逐渐走向成熟走向全世界。

崔大宝:第十个问题,币改的话题也是很多项目和投资人关注的,有人认为币改可以帮助传统企业快速进行通证化改造,也有人认为币改可能会触及法律法规风险,您对此怎么看?

丁若宇:币改可以为适合区块链场景的公司赋能,附加web3.0技术平台的翅膀。

第一、要规避盲目的币改,或单纯以融资为目的的币改。只有与区块链实际落地应用紧密结合的Token才有价值。

第二、要平衡传统股权利益结构,过渡期决策机制要做到与传统公司治理制度的兼容性以规避股东法律风险。

第三、要充分遵循相关监管机构法律法规的管理条规,做好合规性。

第四、币改项目估值应合理,理性分析传统股权价值和币改后新起点的区别,避免盲目估值

整体来讲,币改在现阶段仍是早期尝试,需要在安全、监管合规的基础上开展工作,避免造成币改乱象。

快问快答:

崔大宝:1、八卦一下投资人平均每周要看多少个项目?

丁若宇:20到50个项目

崔大宝:2、这几天XMX归零的事情又火了一把,怎么看这种名人站台的项目?

丁若宇:名人站台不是真实价值创造,转优秀团队或顾问为执行力和项目真实进展才是王道

崔大宝:3、包括张首晟教授在内的丹华资本的几位主力干将都是名校毕业,公司选拔人才是否有名校情结?

丁若宇:这里打个广告,我们也在广招贤才。我们注重挑选有深入技术理解力,学习能力快的投资人才。丹华资本创建于斯坦福大学,总部就设在美国硅谷斯坦福大学门口的palo alto,因地适宜吸引了来自斯坦福和伯克利大学很多优秀的高材生。只要具备优秀的素质,我们都会考虑,并不迷信名校。

崔大宝:4、很多人抱怨进入区块链圈之后睡眠不足,您怎么平衡工作与生活关系?

丁若宇:睡眠确实不足,而且全球时差飞,最近飞了美西美东日韩新加坡北京上海香港。平衡上需要调整哈。

崔大宝:5、传闻有不少投资机构也被割了“韭菜”,您呢?

丁若宇:丹华到目前为止在区块链领域的投资回报优秀。投资组合整体还没被割。

崔大宝:6、有人说互联网给了70后机会,移动互联网给了80后机会,区块链是90后的机会,您觉得是吗?

丁若宇:90后对于token概念可能接受度更高,就如80后是第一批从小用智能手机的用户,从这个角度90后是有优势的。但一切机会都是给有准备的人,最终还是要看理解深度和执行力。年龄不是决定因素。

崔大宝:7、对区块链创业者最想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丁若宇:给创业家的一句话:很多最伟大的公司在熊市中诞生。熊市是深入积累的时间窗口。做好准备,迎接下一个牛市的到来!

崔大宝:8、你找女朋友的标准是什么?

丁若宇:温柔善良,美丽大方


 

区块链驿站公众号
更多区块链信息请关注区块链驿站
郑重声明:本站主要用于区块链行业信息的传播,促进行业健康发展,部分信息均搜集转载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谢谢!

【编辑:JIAN J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