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区块链资讯 > 区块链人物

初链张翰博士:三年,区块链赶超互联网

在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区块链1.0时代,以及以以太坊诞生为标志的区块链2.0时代到来之后,几乎所有人都确信,如今的区块链从技术角度来看,已经相当于上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即使当时连发一封邮件都要电话拨号并付出两分半“巨款”,但并不妨碍预见未来的人们为互联网的前景充满期待,并生发出无限畅想。

只不过和当年有所不同的是,鉴于互联网技术早已实现了大规模的技术拓荒,站在巨人肩膀上发展而成的区块链技术,至少在认知成本上已经摆脱了信息时代刚到来时的蛮荒;以至于在区块链底层技术上建立真正可用的去中心化应用为时尚早之时,市场就已经借由可操作性更强的Token(通证),掀起一波圈钱、炒作、投机的狂潮。

不得不说,在一个不稳固的地基上“眼见他起高楼”,这几乎是区块链技术人员所不能想象的。业界知名公链项目“初链”的研究团队负责人,曾任麦格理银行量化分析师、国家千人计划总答辩的张翰,在起风财经《区块链名人堂》节目中就试图从技术角度分析国内区块链底层技术目前发展的真实情况。

“以太坊没有效率,而EOS牺牲了去中心化;区块链底层技术没有发展起来,上面的应用一定是跑不起来的;中国区块链技术和发达国家相比,依然存在肉眼可见的差距…….“张翰在节目中说。

只不过,就连这位有深厚技术背景的海归博士都不得不承认,数字资产的确是区块链领域迄今为止唯一能落地的一座“空中楼阁”。

2.png

-统筹兼顾的公链3.0-

“以太坊没效率,EOS是中心化”

主持人:首先,请您通俗的介绍一下什么是公链?

张翰:以比特币或者以太坊为例,它们的底层有一个巨大的帐本,在这个帐本之上,有各种应用、Token在它上面去跑,公链就相当于一个基础设施。

至于这些Token的性能是否已经能落地,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取决于公链的性能。举个例子,你如果有一个特别弱的地基,然后你想盖一个高楼,你是盖不起来的。

主持人:公链迄今为止经过了怎样的迭代?

张翰:公链1.0版本是比特币时代,彼时实现了让大家在一个互相不信任的情况下去达成一些共识。

随即进入了2.0版本的以太坊时代。在以太坊,我们又做了两件事,一件是智能合约,另一件是以太坊虚拟机“EVM”。这两件事使得我们可以在用区块链技术转帐之外,还可以做诸如“发币”这种智能合约类的更深层的商业开发。虽然以太坊的初衷非常好,但是它现在面临瓶颈,就是现在有好几千个ICO项目共用一个公链,导致现在这个公链有点跑不动了。

现在的历史变革期是区块链3.0时代,大家都在做一个竞赛,看谁能够做出下一个靠谱的、大家都愿意用的公链。

主持人:目前的公链具体存在什么问题,以及导致这些问题的原因是什么?

张翰:其实现在区块链最大的问题就是公链的效率问题。也就是说,公链正在从2.0时代变成3.0时代。在这么一个大的历史变革期,我认为最值得花时间钻研的其实就是第三代公链。

目前公链最大的问题是TPS(每秒钟能处理的交易)。比如比特币大概每秒钟处理十笔交易,以太坊每秒钟处理二三十笔交易,其实都非常慢的。

而大家都熟悉的支付宝,“双十一”动辄每秒接近一万笔交易,这样比较的话,区块链和互联网明显存在很大的差距。所以现在需要将TPS升上去,比如说从十升到一万,这个可能是最紧要的事情。

但是,我感觉现在整个圈里面,大家可能过于看重升TPS的问题了,而忽略了把TPS做上去之后引发的后续问题,大概有三个——

第一是存储问题。比如,比特币从成立到现在生成的所有数据花了十年时间,现在将它的TPS升一千倍到一万,同样的数据只需要三天就可以全部生成。但是,如此大的数据量,这时候存在哪里呢?

第二是扩容问题。等TPS升到一万还不够用的时候,你怎么样去扩容?

第三是一个非技术问题,社区管理。区块链1.0、2.0时代中的社区管理都是比较简单的论坛形式,真正利用区块链的投票机制做重大决定,并形成系统的社区管理体系目前很欠缺。

以一个一百人的微信群为例。这一百人除了互相能聊天、发红包,其实大家并不知道各自互相在做什么,所以有时候群就比较乱。这时候我们就可以采用社区管理的方式,比如说对事件设置激励和惩罚机制,或者对某些事件作出证明。

主持人:共识机制经历了怎样的迭代过程?

张翰:首先说共识机制,其实它有三个特征——效率、安全性和去中心化,三者不可俱全。比如EOS其实是一个半中心化的公链,为了提升效率而牺牲了去中心化;而以太坊则胜在去中心化,虽然安全性好,但是牺牲了效率。

从具体算法来说,提高效率的一个比较流行的算法叫“拜占庭将军算法”,在这种算法中,相当于有一个拥有二三十个节点的小型“委员会”,所有交易都通过这个委员会进行验证。EOS就是这种算法的典型,通过排斥散户节点提升效率,类似于“寡头制”。

而与之相对的是准入门槛极低的“无政府主义者”,比如以太坊。其问题在于随便一个人挖两下矿就可以成为一个微小的节点轻松进驻委员会,它有两个问题。

第一,小节点本身的处理能力弱,在处理需求较大的情况下很可能导致矿机吃不消,将整个系统拖的很慢。

第二,小节点被作恶的可能性很高,就像一台设备被病毒侵入了,于是它就被远程操控作恶。设想一下,如果在一个拜占廷委员会里面选出来了一个被操控的小节点,那么它将产生的风险就会变得比较大。

主持人:很多公链目前都采用“混合共识机制”,如何理解这个概念?

张翰:有了前面的铺垫,混合共识的根本在于在安全性和去中心化之间达到平衡——既不会像EOS那样把准入门槛提的高不可攀,但同时也不会一味放低准入机制。可以说,混合共识机制是公链最大的壁垒。

主持人:对您来说,如何判断一个公链项目的质量?

张翰:我判断的最核心的标准就是技术黄皮书,像以太坊的黄皮书基本上是所有人的必选读物,进来第一天先看懂那个。

但是,我知道有一些公链到现在还没有出技术黄皮书,这些公链在诚意上是有一定欠缺的。有一些忽悠成分大的项目,往往在项目白皮书下功夫,但是比较靠谱的公链其实应该在黄皮书上下功夫。

-虚拟币是唯一的应用-

“明年会出现有价值的APP在公链跑起来”

主持人:您对“发币”这件事怎么看?

张翰:这个其实很好理解,因为现在的情况是我们的公链性能太差,导致你想做好事都做不成。比如做以太猫,好心开发的一个游戏,结果一跑,公链垮了。所以既然大家都做不成正事,那大家都先发币。

但是等到公链能够支撑实际应用时,“优币淘汰劣币”就必然是大势所趋。我的预测是明年的这个时候可能会有一些有用的去中心化的APP会在3.0公链上跑起来。

主持人:如何评价以太猫这个游戏?

张翰:以太猫看起来像一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游戏,像一个乔布斯和盖茨都是大学生的时代会诞生的游戏。无论如何,那个时代作为整个计算机行业也是很伟大的一个时代,我相信以太猫也是会青史留名的。

主持人:现在区块链领域真正能落地的应用其实很少。在您看来,区块链和第三代公链未来的理想应用领域有哪些?

张翰:首先,第一批应用一定是数字资产,Token是最明显的。其实游戏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数字资产,它是一个纯粹靠电脑就可以完全直线触达到最后C端玩家的服务,这一块一定是最先实现的。

因为据我观察,目前整个区块链行业一定是在内在的经济体,它需要做到一定的体量。就像国家,只有拥有了一定的经济体之后才会产生贸易,有了贸易之后,才会有真实世界的人跟你做一定的汇率兑换。在你拥有这块基石之前,第一批的应用,一定是纯数字的应用。

第二是知识产权行业。从实现的角度而言,它也可以做成纯数字的方式。比如我下一首歌,这首歌只有我能听,而我把这首歌复制给你,你就听不到。因为我已经用区块链技术将这首歌做了加密,必须有私钥才能解密。反过来说,因为我有这首歌的版权,我可以通过出卖版权获得Token,并将私钥转让给受让者,然后我也丧失了听到这首歌的权利,这个其实也属于数字经济。

第三是保险。比如航空险,航空险最好的地方在于飞机厌恶的API是公开的。基于此,我们完全可以做一个锁仓,通过API的数据测算买保险的情况以及索赔的数量。但是车险目前还不适用,因为车险的程序非常烦琐,仍然需要很多人员过去定损,不是很好用一个API就可以解决的事,至少实现起来还需要有很多区块链之外的东西。

-三年,区块链赶超互联网-

“你现在不行是可以理解的,但我希望你以后会行”

主持人:您觉得区块链到底是什么?

张翰:区块链最大的核心是去中心化。这里面有一个事实——如果单纯拼效率,区块链的“去中心化”拼不过中心化集团。

主持人:区块链跟中心化集团相比最突出的优势是什么?

张翰:从区块链自身的生态而言,最突出的优势是它“圈资源”的能力,这在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仅以比特币为例,全网的算力相当于我们现在100台“天河2号”的算力。

但是我觉得现在整个区块链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区块链圈定的资源如何通过更深层的经济设计应用到正确的地方。比如说,比特币圈了这么多资源,最后无非是一个很大的哈希计算器,算出来的东西其实什么用都没有。但是如果我们以一些其他的方式把这些资源用在更正确的地方,这将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事业。

主持人:区块链什么时候才能发展成像互联网这么成熟?

张翰:我认为至少今天区块链就像八十年代的互联网。我还记得第一次接触互联网是1991年,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发一封邮件要电话拨号,两分半的电话费发一封邮件,在当年已经是一笔巨款了。而且当时没有浏览器,如果想下载只能靠敲IP地址,那个时候大家也认为互联网是不可能普及的。

其实在互联网之前,信息时代从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就已经开始了,直到八十年代大家开始拥有PC,其间历经四十年的时间。但是互联网本身的成熟期,其实只有十年左右。

至于区块链的大规模应用,我认为这个时间会越来越短,大概在三年——第一年是底层公链的竞争,第二年会出现超级应用,第三年走向渗透。

主持人:基于您对世界范围内整个区块链产业的观察,现在中国区块链发展的技术水平和国外对比大概是怎样的?

张翰:中国在区块链应用上做的比较丰富,但是都没有什么质量,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底层技术跟不上。

首先,国外比较大的公链项目远比国内要多,无论是EOS还是以太坊,大多数还是国外的项目。

第二,现阶段国内的公链团队,仅仅是致力于实现一些国外的共识,而没有在共识上形成自己的创新。这里的创新不仅是底层代码的创新,还需要有严格的数学证明。一条公链的安全性需要被各种参数佐证,需要从理论上证明它的收链率到底是怎么样的。

当国内的公链技术趋于完备,大家不需要再发空气币的时候,我相信我们真的能够作出一些好应用。那时中国的实力不会很差,因为我们移动互联的实力就不差嘛。

主持人:根据我们现在国内整个区块链的发展情况,您有怎样的展望?

张翰:首先,我对政府是有信心的,当所谓的空气币、割韭菜事件轮番出现,国内政府确实有为了老百姓的利益出台了一系列相应的政策。此外,如果到后期确实有实实在在的应用出来,投资人也确实能获得可观的回报,到时政府也会做出相应的调整。

值得一提的是,国内目前的发展态势也不能怨国内,毕竟以太坊自己本身的性能不行,导致大家普遍做不了多少有价值的事情。所以,我其实唯一的展望就是对国内整个行业的期望——当公链成熟以后,空气币逐渐被自然市场机制淘汰掉,让有价值的应用以一种比较有机的方式在这片土壤生成起来。

你现在还不行是可以理解的,但我希望你们以后会行。

2.png

区块链驿站公众号
更多区块链信息请关注区块链驿站
郑重声明:本站主要用于区块链行业信息的传播,促进行业健康发展,部分信息均搜集转载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谢谢!

【编辑:王琦】